地理信息系统架构需要匹配社会组织架构。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数字经济报告

定义转型中国

基础地理_古都西安城市布局及其地理基础_国家基础地理信息系统

人工智能和云计算必将成为时空大数据产业化的重要驱动力。

台博网宋晓阳撰文

编辑

卡诺

“基础地理时空数据要走出去,与各行业深度融合!” 在采访王家耀院士的过程中,他多次向泰博网强调“走出去”和“融入”的必要性。

正如王家耀院士所说,我们处在一个大变革的时代。

数字时代就像一股浪潮。 需求将基础地理时空信息推向各行各业。 随着行业的发展,基础的地理时空信息也在不断被打磨和锻造。

为适应新的需求和挑战,基础地理时空信息领域需要从逻辑思维转变,以技术创新推动产业进步,服务于经济、社会、国防、生态、人民等领域。生计。

古都西安城市布局及其地理基础_国家基础地理信息系统

冲破思想的牢笼

“数字经济为地理信息产业转型升级提供了新的思路。”

“我们要走跨界融合之路。” 王家耀院士表示:“地理信息产业要想服务于各行各业,就不能局限于单纯依靠基础地理信息的旧思路。将基础框架与各部门、各行业的专题数据相结合是时空大数据的整体思路。”

“也就是说,做大做强地理信息产业,必须打破小圈子,走‘基础地理时空数据+’的道路,实现基础地理信息产业向时空大数据的转型升级。行业。”

“时空大数据比基础地理时空数据涵盖的范围大得多,数据规模大得多,相关产品也多得多。” 王家耀院士进一步解释说:“时空大数据将服务于更广阔的层面,这也将是我国地理信息产业转型升级的核心驱动力。”

数据对于地理信息系统的发展和演变至关重要。 没有数据,地理信息系统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王家耀院士认为,发展时空大数据,实现“基础地理时空数据+”,首先要突破思想层面的禁锢,这将对行业前景产生深远影响。

王家耀院士表示:“现在业界已经意识到跨界融合的重要性,但我认为地理信息和测绘的传统圈子还没有完全打破,社会各个领域的数据还没有被广泛使用。” “完全集成。信息的概念还没有完全转化为广义的地理信息概念。”

当前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和实景3D、CIM等大型项目为时空大数据和地理信息系统的拓展应用提供了契机。 一些相关项目增加了时空信息云平台等地理信息相关系统。

“我国现有商用地理信息系统技术水平较高,但在数字城市、智慧城市建设等应用场景中,还存在不足。”

王家耀院士介绍:“地理信息系统在智慧城市的整体建设中还没有充分发挥作用,还有一些系统平台还没有集成时空大数据,或者只是简单地以数字地图作为一种方式“演示而不是解决问题。协调监管和其他实际问题。”

“归根结底,是因为现有地理信息系统的设计思路大多从技术出发,其组织结构更擅长服务于专业领域,而不是与社会的组织结构体系相匹配。”

古都西安城市布局及其地理基础_国家基础地理信息系统

服务“三融五跨”

王家耀院士此前撰文指出,共享、开放、服务是地理信息系统技术发展的必然趋势。

其中,基于网格服务的信息资源共享和协同工作模式在技术上有待提高,但实际应用门槛高,尚未得到开发; 一些商业GISystem软件是建立在云架构上的,即空间信息云平台。

王家耀院士认为,真正能匹配现阶段自然资源信息化和智慧城市发展需求的地理信息系统,必须有一个一体化的国家(时空)大数据中心、模型库、算法库、知识库等支撑。库和专家库,可以促进技术集成、业务集成、数据集成,实现跨层级、跨区域、跨系统、跨部门、跨业务的协同管理和服务(即“三网合一”)。积分和五个十字架”)。

“不管是现实世界3D还是数字孪生作为建设的背景,本质上都是‘基础’,而不是直接解决自然资源信息化和智慧城市中的具体问题。时空大数据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取决于时空大数据平台本身。”

“因此,各地在推进真实世界3D、数字孪生等相关建设时,更需要考虑与实际应用相结合,考虑如何与其他领域的专题数据相结合,兼顾各部门、各行业的实际需求,以及如何基于平台多节点协同。”

“建设时空信息云平台等地理信息系统的根本目的是信息资源共享和协同工作,系统平台的组织架构体系和社会组织架构体系不能做成‘两张皮’。” 王家耀院士强调。

在这个过程中,时空大数据需要与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相关技术深度融合。

时空大数据体量巨大,数据处理难度大,需要人工智能算法和计算能力的支持。 云架构的计算模型具有时间弹性和空间弹性,云计算的分布式并行和协同处理能力可以支持时空大数据的存储管理、智能分析和数据挖掘。

“人工智能和云计算必将成为时空大数据产业化的重要驱动力。如果这两项技术能够很好地应用,时空大数据的前景将非常广阔,所以我们必须走技术融合之路。”各单位和企业纷纷进行了技术集成的相关尝试,但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古都西安城市布局及其地理基础_国家基础地理信息系统

推进自主创新

“跨界融合已经成为产业发展的总体趋势,但现阶段还有很多技术和机制问题需要进一步探索。”

王家耀院士以高精导航电子地图的应用为例进一步说明:“高精地图是自动驾驶的基础设施之一,传感器数据,甚至云端地图都是实时生成和更新的”

“从技术角度来说,实时动态生成高精度地图还是有难度的。从审核方式来看,现阶段还没有相应的云审核机制,无法兼顾数据保密要求与实际应用需求的关系。”

此外,在相关技术的国产化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人工智能方面,我国自主可控的技术很少,能够完全自主可控的云计算也不多,很多技术还依赖国外。虽然地理信息软件国产化“虽然进步很大,但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优化,产品的架构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王家耀院士表示,解决跨领域融合问题,实现本土化替代,推动时空大数据产业发展,需要龙头企业。

“现阶段,行业内企业数量不少,但仍缺乏真正的‘航母’。” 王家耀院士表示:“至少在软件、数据处理和服务平台方面,我们需要技术能力足够强的企业来支持我们。实现狭义地理信息产业向地理信息产业的转型升级。”广义上的时空大数据产业。

培育产业巨头,发展时空大数据产业,需要从理论、技术、产品入手。

“首先,我们需要从基础研究入手,建立时空大数据的理论体系。在理论体系之上,结合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技术,建立新的技术体系,包括数据分析。 、数据融合、数据挖掘、知识发现等问题。”

以理论体系和技术体系为基础,进一步构建满足社会经济需求的产品体系,构建“共享时空大数据平台+”的服务模式,实现不同业务部门信息的叠加和交互在平台上,突破各个领域的数据技术和机制壁垒,实现信息共享和服务。”

王家耀院士以可视化产品的开发为例进一步说明:“即使是现在应用广泛的可视化产品,我们仍然需要关注以下四个问题:一是如何实现整体形态(图形、图像)、数据(广义的数据)和理论(规律);第二,要知道数据表达了什么,数据与所表达的事物(现象)之间的关系是什么;第三,要知道遵循空间认知科学和视觉规律的原则,知识水平低的用户也容易解读可视化结果;第四,要针对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用户的差异,设计多样化、个性化的可视化产品。”

“更重要的是,要从科技创新和人才教育等战略问题入手,对地理信息强国发展作出战略部署。”

“创新之本在于科技,技术之本在于人才,人才之本在于教育,这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融入产业和数字经济的发展趋势。” 王家耀院士说。

“现阶段,部分学生注重理论基础,但动手能力和实践能力较差。从高校的角度看,需要理论联系实际,培养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人才。” .这需要政府、社会、行业、高校、科研院所和用户多方结合,走校企融合之路。

“对于地理信息产业的融合发展,我们要有远大的目标。”

王家耀院士总结道:“要跳出基础地理信息圈子,开辟地理信息应用新领域,加快人才培养,推进‘共享时空大数据平台+’服务模式,助力实现‘三个融合、五个跨越’,做好、做时空数据产业的‘大蛋糕’。”

“我相信,到2035年,我们可以通过努力,基本形成时空大数据的理论体系、技术体系和产品体系,软件系统实现自主可控;成为时空大数据完备的地理信息强国。数据理论体系、技术体系和产品体系。”

添加群组提示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