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江闽道之源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福建人不屑于“蜀道难”,他们认为自古以来闽道都难于蜀道。福建省界上的武夷、太姥等山脉,自然形成一个大半圆形的包围圈,仿如明代家具“圈椅”中高立的椅背,将整个福建圈在其中,形成天然的交通制约,而没被圈起来的东、南方向皆为大海。在福建中部,鹫峰山-戴云山-博平岭山脉,又将闽地斜分为二。古代闽人要想自如地穿行在这把奇特的、被斜分为二的“福建圈椅”中的确不易——他们只能依靠虽艰险万端、却贯通福建南北东西的闽江水系。“闽道难”成了秦汉以降两千多年来闽人与入闽者共同的感慨。闽江流域的古今交通到底有多大差别?闽江及其支流上的重要地点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在南平市九峰山向下俯瞰,闽江的三大支流建溪、沙溪、富屯溪流至南平市区延福门码头附近后,汇合成福建最长的河流闽江。江中这座名叫“双剑化龙”的雕塑,是闽江0公里的标志,南平以上为闽江上游。这雕塑已成为南平市标。这一带附近,也是鹰厦铁路、横福铁路两大福建出省铁路的交会处。 

公元905年,在大唐灭亡的前两年,时年65岁的大唐忠臣、陕西西安人韩偓,怀揣一腔孤臣孽子的悲愤挈家入闽,投奔偏安海隅的闽王王审知。没人清楚韩偓当年入闽的详细路径,可以肯定的是韩偓完全体验到闽江水系行路之险。在诗中,他记录下他的感受:“长贪山水羡渔樵,自笑扬鞭趁早朝。今日建溪惊恐后,李将军画也须烧。”他经过的是闽江上游三大支流中的两条:沙溪与富屯溪。诗中所指“建溪”,当是泛指“福建的河流”,并非专指闽江上游三大支流之一的建溪。诗人显然被闽江水系的急流险滩吓得不轻,以至于连山水画都不敢欣赏了。

毕竟是长住于平原上的陕西人,韩偓可能不知道,对于古代闽人而言,闽江水系的水陆交通虽然艰险,却已是古代福建交通中最通畅的一路。这方面,大清显得更通情达理。清廷规定,由于闽地山水交错,“水路则风信不时,渡涉维艰,陆路则崇山峻岭,登陟不易”,所以,即使是最紧要的军机处公文,“一入福建之界,无论限行三百里、六百里”,“每昼夜概行三百里”。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