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梅锷我国地理学泰斗级人物九三学社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简介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_地理人物简笔画/

任梅锷,我国地理学泰斗级人物、九三学社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

【人物简介】任梅锷(1913年9月8日—2008年11月4日)出生于浙江宁波。 地貌学家、海洋地质学家。 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院士)。 1956年加入九三学社。

今年6月8日是第十个世界海洋日和第十一个全国海洋宣传日。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我们缅怀一位九三学社的成员。 他就是中国自然地理学领军人物、中国科学院院士任梅锷。

缘分相知,缘分相守

出生于商人家庭的任梅娥有着非凡的智力。 他的父亲开了一家席子店,经营宁波特产的草席。 他鼓励孩子们追求知识,继承祖传。 一次偶然的机会,任梅娥读到了张其云主编的《高中地理》,其中探讨了我国地理环境与人类活动的关系。 从此,他对地理产生了兴趣。 任梅锷非常聪明,被数学老师称赞为“读书如饮水”。 他在年轻时就表现出了非凡的才华。 他在中学时学习了英语和法语两门外语,毕业时可以用英语写出非常流利的文章。 1930年,任梅锷考入中央大学,选修德语。 1931年,还在读大学二年级的他和同学李绪丹将法国著名地理学家贝吕内的《人类学原理》一书翻译成中文出版。

任梅娥的一生中有两个非常重要的人物。 其中一位是中国现代地球科学和地质工作的主要领导人和奠基人李四光。 1936年,举行第四届“中英耿奖留学”考试,任梅锷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获得出国留学的资格。 出国前三个月的培训期间,时任中央研究院地质研究所所长李四光担任他的导师。 一天下午,李四光把任梅锷叫到办公室,问他打算考哪所大学。 是牛津还是剑桥? 任梅娥还没有拿定主意。 李四光见状,主动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并与他商量:“我觉得没必要选名校,关键是有个好导师,你不是要学地貌学吗?” ?英国有一所非常著名的地质学校,我叫EBBailey,他现在在格拉斯大学教书,我想你可以去他那里,你觉得怎么样? “那我就听你的。” 任梅娥点点头,笑道。

另一位对任梅鹗影响深远的人是中国近代地理、气象学的奠基人竺可桢。 1939年,26岁的任梅锷完成学业准备回国。 当时竺可桢正在主持浙江大学,于是邀请他到浙江大学任教。 任梅鹗接受邀请到浙江大学历史地理系工作,并于次年晋升为教授,年仅27岁。1972年,竺可桢最后一次见到任梅鹗时,他曾感慨地说:“中国自然地理至今还没有一本合适长度的书,这与我国的国际地位很不相符。”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为了实现竺可桢的遗愿,任梅锷毅然写下了三十万字的专着《中国自然地理学纲要》。 该书出版后,引起了国内外地理学家的关注,成为我国高等院校地理专业的重要教材。 本书被认为是中国自然地理学的代表作,已被译成英文、日文、西班牙文出版。 胡耀邦在1979年12月召开的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给予高度评价,并号召大家读一读这本书。

一次相遇,从“陆地”到“海洋”

1962年春,全国科学工作会议在广州羊城宾馆召开。 周恩来、陈毅、聂荣臻亲自出席会议并作重要报告。 会上,海军一位领导同志真诚地说:“我国海洋科学非常落后,是国家建设所急需的,希望更多的科学家关注这一点,听从祖国的号召。” 从此,任梅娥“下海”了。

1965年,海南岛军港整修工作遇到棘手问题。 许多专家不确定港口未来是否会出现严重淤积。 任梅锷通过深入研究,在国内首次引用海洋地貌潮汐支理论,确定其为典型的潮汐支,大胆否定了沿海泻湖不能建港的传统观念。 他断定,这里的航道水流湍急,经历了多年的台风海浪,依然畅通无阻。 底部绝对不是泥土,而是卵石和粗沙,完全可以建造港口。 军官兵彻夜操练,出来的确实是卵石和沙子! 第二天一早,部队领导对他说:你真棒! 因此,任梅锷受到了当时海军领导和国家海洋局的通报和表扬。

地理人物简笔画_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

任梅娥

“出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1979年,国家下达了国家海岸带和滩涂资源综合科学考察任务。 任梅娥担负起江苏省海岸带及滩涂资源综合科考队队长的重任,踩滩涂、穿芦苇、沐浴海风、喝咸水。 ,整整5年。 此次考察团涉及70多个单位、1500余人,涉及30多个学科领域。 任梅锷不顾年老,经常深入一线指导工作。 大部分海滩都是杂草丛生的泥滩。 如果踩上去,泥浆就到膝盖了,要费很大力气才能把脚拉起来。 由于过度疲劳和营养不良,他于1980年患上视网膜脱离,并接受了3次手术。 1981年康复后继续工作。 在他的带领下,江苏率先完成了自然环境保护任务。 此次资源状况调查覆盖7.5万平方公​​里,不仅明确了江苏海岸带资源的数量、质量、分布和组合,还提出了海岸带发展规划理念,积累了养殖业、滩涂重建等经验。

20世纪70年代末,任梅锷发表了一系列论文,向国内介绍了“古海洋学”,推动了国内古海洋学研究。 同时还从事江苏滩涂(滩涂)沉积动力学研究、中国三大三角洲沿岸海平面相对变化研究、人类活动对黄河影响研究河流与黄河三角洲、黄河与海洋相互作用等研究,并取得了多项成果。 一系列突破性成果。

“我永远在第一线”

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_地理人物简笔画/

1935年,任梅锷视察黄河。 他拍摄了兰州黄河上的木筏,远处是黄河铁桥。

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简笔画_地理人物/

1941年,任梅锷在考察川陕交界处的岷江峡谷时拍照。

任梅娥具有求知、求真、求真的科学精神。 他重视调查研究,主张实地考察。 1934年,大学毕业后,他开始研究中国资源,像“徐霞客”一样,到祖国各地进行实地考察。 1935年夏天,他乘坐羊皮筏子考察兰州黄河下游大峡谷,拍摄了许多珍贵的照片。 1939年回国后,在浙江大学任教。 尽管当时战火纷飞,但他不畏艰难,坚持对贵阳、遵义两地的地形发展和土地利用问题进行深入调查。 1941年夏天,他和同伴从成都出发,沿着白龙江流域崎岖的小路,来到甘肃省岷县。 他们行程1000多公里,深入长江、黄河人迹罕至的分水岭地区进行实地考察。 他们历经千辛万苦,收集了大量珍贵的资料。 通过这些考察,任梅锷开创了我国地形发育与土地利用、地理研究和经济建设(建设地理学)综合研究的先河。 新中国成立初期,为了开发利用西南地区的自然资源,任梅锷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带领南京大学师生奔赴西南多次回报祖国,深入西双版纳密林。 尽管当时交通极为不便,生活十分困难,但他坚持不懈地努力,终于发现了我国适合种植橡胶这一国家急需的重要战略物资的地理范围,并得出了北方界限橡胶种植范围可达北纬25°,海拔上限可达900-1000米,为国家橡胶工业的发展提供重要的科学资料。 依据。

晚年的任梅锷抓住每一点时间着书立说,为祖国科学事业的发展建言献策。 他常说:“虽然我退居二线,但在科学研究、支援国家建设方面我永远站在第一线”。 黄河是任梅鹗非常关心的事情。 20世纪80年代初,随着胜利油田原油产量逐渐增加,迫切需要在黄河三角洲建设港口,解决石油出口问题。 由于黄河入海泥沙量巨大,该地区一直被视为港口建设的禁区。 经过仔细调查,任梅娥拒绝了所有意见。 他认为,首先,由于黄河多次改道,入海口经常变化,一些岸段没有淤积,甚至可能受到侵蚀。 其次,我们必须从动态的角度看待泥沙问题,因为科学总是在前进的。 未来,黄河通过治理,不但可以在上游遏制较少的泥沙,而且还可以在平原地区放沙,成为一条清朝入海后的河流。 在阐述上述观点时,任梅锷用了这个通俗有趣的比喻:“1956年,钱学森从国外回来,带回了一台半导体收音机,我们看到它都觉得是个稀世珍宝。那现在呢?恐怕连三岁的孩子都不在乎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 他的建议得到了石油部原领导康世恩的采纳。 该港口自建成以来一直运行良好。 1997年再次扩建,为黄河三角洲的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关心黄河,2000年,87岁的任梅锷开始撰写院士科普书《黄河:我们的母亲河》。 两年后,手稿完成时,他在序言中写道:“我们讨论了人类对黄河流域的开发利用和黄河的自然资源,以及开发利用不当造成的环境问题,包括下游改道、洪水、断流等,我希望用具体的事实来引起人们对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视。”

地理人物图片_地理人物简笔画_地理人物/

FAST系统总工程师 聂跃平

任梅锷的众多学术成就令国内外刮目相看。 为了表彰他对海洋地貌学和喀斯特地貌学研究的杰出贡献,英国皇家学会授予他国际地理学最高奖章维多利亚奖章。 他成为我国获此殊荣的第一人,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人。 更值得一提的是,任梅锷教书育人几十年,他的学生遍布五湖四海。 遥感专家陈鹏、冰川学专家石亚峰、地貌学专家李继军三位中国科学院院士都是他的学生。 2016年,举世瞩目的世界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FAST”在贵州平塘大窝荡凹陷落成。 FAST系统总工程师、中科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不可再生资源遥感应用研究室主任聂跃平不仅是任梅锷的硕士、博士生,也是任梅锷的学生陈鹏的博士后。 他说:“1988年以后,我到南京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学位,恰巧我的导师是我国著名地理学家任梅锷先生。抗战时期,他跟着浙江大学到贵州做岩溶研究,他听说我在贵州做过系统,就把他所有的岩溶研究成果和经验都给了我。”

2008年11月4日,任梅锷因病在南京去世。 今年是任梅锷离开我们的第十个年头,但他的精神就像夜空中的星星,永远激励着每一位九三社人前进! (杨勤东子)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