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峡人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因为三峡工程而不得不离开家园的百万移民,和三峡工程自身一样备受瞩目。在1992—2009年的十多年里,110多万三峡人从生活的故土四散到全国各地,在那些环境迥异、语言不通的新地方,曾经的三峡人是否开始了新生活? 

 

因受三峡工程影响而产生的移民,共有110多万(含重庆、湖北两省市),这是历史上因为水库而产生的最大规模的移民。其中,湖北库区的移民全部在本省内安排,重庆市的移民共有近12万左右迁往11个其他省市,绝大部分由政府统一安排,少部分由移民自主安排。喝惯了长江水、看惯了连绵大山的三峡人,如今四散到中国各地,在那些一望无际的平原或者方言完全听不懂的长三角、珠三角,开始了新生活。 

 

三峡库区的上百万移民大多数就地后靠,其中近12万人迁往11个外省(右页图表 资料来源/重庆市移民局),包括政府安排和自主外迁两类。
这些移民的故事后来也进入了绘画题材,2002年底,艺术家刘小东前往三峡旅游时,目睹了沿岸正在拆迁的城市和正在兴建的三峡大坝,在大山大水的深远空间里,一片又一片的废墟,连着一片又一片荒废的山头,一切都在消失,一切都在变化。刘小东决定用画笔记录下这一切,于是,他用几年时间创作了三峡组画。摄影/谷小波 

 

长江上的“钉子户”

2007年,纪录片《秉爱》获得了包括纪录片界最高奖小川绅介奖在内的众多国际奖项,纪录片的主角秉爱,是三峡边的“钉子户”。

 

1981年,父亲因为羡慕河边的富裕生活,让秉爱从山上嫁到了三峡边的熊云建家,从此,父亲逢人便骄傲地说:“老子姑娘嫁到河边上,喝碗水都清凉。”熊云建略带残疾,秉爱一人支撑家庭。结婚后的头十年,她在山上开了很多荒地,以此养活全家。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